2018/12/12

卒業。







西野七瀬要畢業了。

自從AKB初期生主力成員都畢業後,曾經把注意力轉移到乃木坂46的我,許是因為生活纏人的原因,或是留意韓國歌手多了的原因。反正沒有像從前一樣,緊盯視著女團們的一舉一動。(連被某大群組踢出去也不察覺)

橋本奈々未畢業以後,我連生駒少年畢業也只是淡淡傷感過。

這次,輪到ななせ了。

聽過帰り道は遠回りしたくなる後,最近一直在循環播放。
但其實這並不是一首我一聽便愛上的歌曲。

於是,我在想,ななせ的畢業於我而言為什麼有如此大的影響呢?為什麼我突然又在追女團們的綜藝呢?
我可是連彩姐畢業一事都不甚緊張。

ななせ並非是我乃木坂中曾經留意過的成員,如生駒、橋本、白石等人。

看了最近關於ななせ的綜藝,也重新看了橋本畢業live。

在我無比沉迷AKB的時候便已很清楚,除了她們個人風格、樣貌身材,我羨慕她們一起奮鬥過後的那種友誼。
尤其是於青春期的我而言,圍繞著籃球隊的人,風吹雨打過後、一起哭著笑著獲得成果的畫面委實太過美好。
我無比渴望和當時身邊人擁有一段回首過往,會嘆息、懷緬、且感恩大家仍在彼此身邊的感情。

時至今日,她們確確實實還仍然留守。
而且我堅信她們並不會在我人生中離席。

於是,我的青春就在AKB主力成員陸續畢業、而我反覆確認她們的留守中,慢慢前進。

有了最堅實的後盾後,我把注意力放在生活人擾人的細節上:衣食住行、財政玩樂。
那份對不會離棄、一同奮鬥的友誼的渴望漸漸變淡。
同時,我也在AKB的衰退中慢慢脫坑。

ななせ的畢業,剩下白石一個人,把這份回憶和情懷喚回。
同時讓人察覺到,各自成長的我們,並沒有誰留守原地。
在有了妳們、離開妳們以後,我也陸陸續續和新的人相遇。

最近認識了一個與yoyo同日生日的女生——haymans。
在她身上彷彿看見了從前小心翼翼、無比敏感,經常為一些小事受到傷害、牽動情緒的自己。
發現自己原來仍然會為有願意留守在自己身邊的人一事感到慶幸,仍然會為一些小事而感到幸福,仍然會為別人的離座而婉惜悲傷,卻也明白到自己沒有再像從前一樣這麼害怕失去些什麼人、又會因什麼事與誰擦肩而過。




雖然喜歡著每一個人,但也明白有開始的一刻,結束必然會蒞臨。
緣起緣滅,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別人願意與妳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沙灘上的足跡,縱然會消失卻無可取締。

大概在這之後也會反反覆覆經歷,仍然會感到悲傷,這份悲傷大概沒有一個盡頭。
但為了賦予每份相遇、每聲再見一份意義,大概必須昂首闊步,繼續找尋令自己幸福的新相遇,才能令離別顯得不再悲傷。

因為有著喜歡的妳們,即使被恥笑為膽小鬼,我曾以為自己永遠都不會有踏出一步、離開這個「地方」的勇氣。
但在ななせ畢業的這段期間,我發現自己原來早已啟程,正在與不同的人相遇分離,那些我最喜歡的妳們都成了無比珍貴的回憶。
即使有點寂寞,卻還是在這過程中賺取了許多許多的愛,在其他人身上獲取了無數幸福,學懂付出、收手和珍惜一切並非理所當然的愛。

正因為有著喜歡的妳們,即使繞點遠路,與別人相遇、受傷也沒關係。
正因為有著喜歡的妳們,感恩自己在被生活打擊、旁人中傷後,都會堅強對自己說過得再差、活得再苦,自己還有一個避風港。

感激在這些日子裹令我幸福過的每一個人。

ああーーなるほど
もう歩き出せるんだ、終わったね。


這算是成長嗎?





2018/11/26

改變。




與室友互相拋棄了的冬日晚上,氣溫卻驟然莫名其妙地回暖。
尤其坐在暖氣充足的地方,在學校對面的咖啡店獨自喝著一杯London Fog,充滿了奶泡的表面讓我身體特別和暖。

有些事、有些人真的是沒辦法去改變,也沒有必要去改變。
更無需花心力在一件你永遠不會獲得回報的事上。

我接受你,是接受了你這個人。
若然我要接受你後去改變你,證明了我並沒有接受你。
這並不是我的希冀,相信你更是為難。

何苦?

既然總會離開,不如提早放手。
倒不如說,別拉起我的手,我也別留你在身旁。

春夏過ぎて秋冬が来て 時は戻らない刹那の中
春夏漸過秋冬驟來 時間就是在無法回頭的那一剎

君と出逢い いずれ 別々に歩いてく
與你相遇 終有一刻會走上各自各的道路
とても普通な そんな 雲のような事でした ああ
這其實是非常普通 如流雲般的事情 呀呀


Be Free。





2018/10/05

緣完。



太久沒上來寫過隻字半句…
感覺自己近年來每次起首都是如此一句,卻實在是沒法否認自己的頹廢與懶惰。
許是生活中缺少挫敗到必須要用文字去抒發的挫折;許是生活中有太多令人分身不暇的鎖事,讓我從壓抑裹分散注意力;亦許是生活中遇上了更多更多寵愛我的人。
無論是哪一個藉口或原因,毫無疑問的確是荒廢了寫作。

凌晨三點,與三位男生暢遊了Hamilton and Burlington 一整個晚上。
沒什麼特別感覺,與平日流連在Mills 而不願開始學習一樣,一樣地浪費人生。
回到家裹沐浴,忽爾醒覺Ruby是我大學中唯一一個曾經被撰寫於這裹的人。

多諷刺。

寫過她這麼多次,終究是再沒那份心力堅持下去。
縱然她是唯一一個對我影響甚大,大至需要把與她的點滴記錄下來的人。

已經不再是心淡這麼簡單。

許些時候面對著她,有種氣憤,有種不甘,為自己的委曲求全與卑躬屈膝而憤憤不平。

說到底,還是沒法弄清自己到底是真的死心放下了,還是一再重蹈覆徹、糾纏不清,畢竟自從這個日誌創立起,我一直一直在名為人際關係的蜘蛛網中爭扎,沒法完全逃出生天卻又不至於動不了身的狀態,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卻是最令人煩躁。

煩躁於自己的無能與憂柔寡斷。

她對我態度頗為差勁,
她讓我覺得自己可有可無,
她說過我不是她朋友;
她去旅行會記得買手信給我,
她在眾多朋友中會找我傾訴,
她在眾人中獨獨約了我外出遊玩,
她也對我說過為一切不快而抱歉,
她也說過真心當我朋友;
可她卻能在一星期過後,於我不在場之時,把一切過錯推到其他人身上、把職責擔子送到別人身上、把自己營造得楚楚可憐,明知自己錯在哪兒、有了悔意,卻沒有真的打算去改變自己。

也不是多麼難明白的事兒。

江山易改,本性難易。
對女生來說,只要有人願意原諒,站在她那邊,其實改不改也沒什麼大不了。
更重要的是,有心「想」改正和用行動去改正,是確確切切的兩回事。
只要讓其他人以為她有改這個意思,便是獲得原諒的一半。

這樣一想,改不改真的沒什麼大不了。
畢竟每人都有惻隱之心,只要你看到了我的誠懇,相信了我正在努力,大概一切一切都會被原諒吧?
並不需要一朝一夕便修正自己。

太多太多令人失望的事。
不太清楚她於我身上留下的傷口會否多於chy & cmc,但無可否認的是,她並沒有給予過我同等的快樂。
她倆與我結伴走過的實在太多太多,有些悲傷甚至非她們親手導致,但她們卻確確實實把我放在心上了。

來到加拿大,遇上形形式式的人,我會說真的把我放心上的大概只有Annette吧。

天秤座於獅子座來說還真是個神奇的生物。

cmc 是1022,Annette 是1021。
她是左撇子,他也是左撇子。

大概是化學反應吧。
亦也許是剛巧而已。

說起來,亦遇見了一個與yoyo同日生日的獅子座。
還真奇怪,沉默寡言的獅子座難不成都是0725出生嗎?




呀,對了。

這個日誌伴著我走過了一個又一個關於人際關係的坎,也陪我面對了無數身邊人的病痛與死亡。

最近吶。

又一次嶄新的經歷。

能走能吃,精神頗足的人,前幾分鐘還在聊那些年她走訪俄羅斯的事,下一秒,打了數針後,連淚水也來不及流下,便靜靜地走了。

並不是不理解為什麼要選擇安樂死,也不是想埋怨,更覺得甚為慶幸她不用再受苦。

但始終無法釋懷。

這種主動離場的經歷,這種由自身意志選擇退出時間洪流的決定……
實在沒法讓人不去思考,若然她此刻還存在於世上,若然還能與她對話,對於我來說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啊。

可是作為一個眼見過無數受痛苦糾纏、生不如死的時刻,真的無法拒絕她這個抉擇。

許多許多的如果,連想像都是一種奢侈。



人與人之間的羈絆是多麼的脆弱不堪,
許是一句真實的心底話,便把一切過往的好破壞殆盡,
或是一場意外,便從此天人相隔。

緣份皆會有緣盡之時,
完場那刻只願回首一顧,
往日全是美好燦爛。

願妳學懂愛惜當下,
願妳遇上挫折、失去重要之物時能夠風輕雲淡,
學會放下。

晚安tyy。





2018/05/22

委屈。




樂極自會忘形。

別忘記妳的身份,別忘記世上人們都是群聚的,
即使妳如何渴望無分國界、無分你我,始終都是一個不切實際的願望。

要明白,世上沒任何一個人能游走於邊際,正如走在河邊那有不濕鞋的道理。
要走在沙上,還是漫遊於河中,終歸是要擇一的。
良禽擇木而棲,妳倒是看看那裡有雀鳥不用停下來稍微歇息?

不然就成為一隻孤單且離群的鳥兒,愛什麼時候停便停下來,愛游盪天際便翱翔而飛。
只是,妳哪忍受得住那份孤獨?

坐在渺無人煙的巴士上,忍不住為這份痴心妄想而落淚。
終歸是一份妄想。
當妳以為自己比別人幸福時,終會迎來打擊的。
業因果報,屢試不爽。

每份陪伴,每個過路人,都有妳需付出的代價,都有時限。
且行且珍惜。

哭過,依然要飛,仿然要停。



後補:妳就是矯情,根本只是想人哄罷了。



2018/03/29

往來。



大學的第一年,我遇上了各式各樣的人。

有些妳以為是泛泛之交,誰不知她們的離去卻令妳異常的悲傷,彷彿想不起沒了她們的從前妳是怎樣生活與社交。有些妳原以為能好好交往發展成關係好的朋友,人家卻毫不在意,甚至沒把妳當成她目標的一份子,又或許是過份主動導致的掉價與不珍惜,並沒有辦法怪誰。也有些妳從來沒想過與她合得來,卻莫名奇妙地一拍即合。更有些是妳原以為可以打好關係好好玩樂的人,誰知人家只喜歡他們獨自的圈子。

緣份就是這樣,無法預測。

猶如人生,往往殺人一個措手不及。

然而,對別人的期待過高往往只造成自己的失落。這樣不對等的感情與付出卻是人際關係中無法避免的一環。

成為人這麼多年了,卻還是無法學懂如何在一段關係中,自己不受傷的情況下也不傷害別人。

大概沒有受過傷的痛楚,也沒法體會人與人相遇之間的溫暖有多美好吧。

畢竟沒有苦澀的痛楚又如何懂得甜美的快樂呢?


時間委實能證明許多東西。

儘管如今的我對這些人有多珍視都好,時間卻總是如風般把辛辛苦苦累積而成的沙堡,一點一滴、不廢吹灰之力緩慢地把一切磨蝕。

時間也許不能證明什麼。

時間只能告訴妳,對,妳所珍視的東西在大家的努力下,完好無缺地沒被我破壞掉。


只是tyy妳要記住。

人與人的相遇不是為了日後的大家會怎樣,而是一種經驗。

一種讓你體會人生的各種不同的經驗,讓你淡淡地了解如何與世界相處的經驗,讓你更了解自己所需的經驗。


即使事過境遷,世事無常,地球還是會繞,星河依舊存在。






做功課啦屌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