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1

倚。

 

把期望放在別人身上是自身的愚昧吧?

把自己與別人隔開就好了,就算是你自以為再親密的人也好。

君子之交,淡如水。

真的沒誰可信任。

自把自為聽著很爛,但世上也只有你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也沒誰想為妳去負責或者著想。

都不過是說說罷了,侃侃而談誰不懂?

最後痛跟失落都只落在妳一個背上。



我也覺得寂寞也會覺得痛。

但真的沒法子…

沒法子控制自己的痛苦,也沒法把那份痛加諸於別人身上。

訴諸於口不過是像隻海鬼一樣把別人都拉到深淵,一起承受痛苦不代表均分,痛的程度可以減輕。不過是多一個人一起痛著哭著受累而已。

我不開心你也別想開心了。

何必呢。


說什麼鬼話呢。

到頭來除了身體上、物理上,你還是一個人孤身上路。


前路一片光明,名義上多了個人的陪伴,但誰知道誰是誰的負累了。


好煩。

也好痛。

想哭不能哭並非再只因為自己哭累了,還要多想一個人的份。

已經夠煩的事,為什麼還要顧累別人的心情呢。



可能就是偶爾放一下負而已,誰知道呢。



2021/03/25

出發點。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好些時候單單一兩次甜頭,或是偶爾歇盡全力並無法證明其人格是善良而無私。可恨的是,人們往往會因為那些偶爾而付出全部信任,最後往往換來失望或傷害,責怪自己當初所信非人。

況且,那些偶然的好意即使令你非常感動,於別人而言可能只是不值一提的舉手之勞。真正應該被珍惜的應該是那些即使自己在困難中仍願意向別人伸出援手的善意,不論能做到的有多少。畢竟「重質不重量」,在自顧不暇的情況下還願意釋出善意去幫助他人的人才更難能可貴。

猶記得一句深刻的故事:
「覺得非常饑餓的你,從某人手上獲得了一顆糖。你覺得他是個好人,值得交往,慢慢便成了朋友,每當他獲得糖時都會分予你一顆。
後來,另一個人在你肚餓時給了你十顆糖。你便開始覺得之前給你一顆糖的人一點都不大方,非常自私,只願意給你一點點甜頭。於是你沒有再往第一個人來往,反而與願意給你十顆糖的人漸行漸近。

可是你不知道的是 ––––
願意給你十顆糖的那位,他每次都能夠獲得成千上百的糖果,願意分享給你的不過是九牛一毛。
而那位只給你一顆糖的人,他每次都在他僅能獲得的兩顆糖中分予了你一半。」

當然,善意並不能量化。

只不過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有沒有好好用心仔細看清還是甘願被表面的甜頭暪騙而已。



對信任的人一再失望不過是因為自己一意孤移行地把期待放置於別人身上,捆綁於別人身上的枷鎖最後不過是拖拉著自己,令自己處身於無處可去的無措中的罪魁禍首正正是自己。

那份信任沒有減退,想去相信別人的想法依舊,只是敢於去期待別人的那份勇氣慢慢如潮退般慢慢滯後,漸漸禁不住質疑這份信任的存在價值。

我願此事如潮漲潮退般,不過是一個過程,浮沉人生中如一個如圓般,會向下滑亦會慢慢再向上攀爬。


落落大方,歲月靜好。

還是願自己能不再喜怒形於色,風過無痕,一笑而過。

所信非人也不過一般過客,慢慢學會把重心放回自己身上吧。

後來,從你能把重心放自己身上的那刻起,你也成為了那個出發點永遠在自己身上的自私精。
成為你曾經最不想成為的人,也許原因不過是累透了而已。



2021/02/02

然後呢?

 

我也懂這不是你的錯。

這件事上無人犯錯,大家都是奔著最理想、最理智、最合理、最穩重的方法去實行,沒有誰該獲得埋怨。
況且這事對大家本來就各有得著,所以呢?
我在憤怨些什麼,我在悲傷什麼,我在委屈些什麼?
又應該去怪誰呢?

然後呢?

這些情緒一湧而上,毫無意義。
解決不了什麼事,只不過讓事情雪上加霜,讓大家都難過又難為而已。

是否,
我就不配委屈呢?


不是有人說過嗎?
委屈是給疼你的人看的。
如果對方根本不在乎,你的委屈根本毫無意義。
就像硬要把活水倒進一潭死水,濺不起任何浪花。

就像Shadow。
任他在門口力竭聲嘶,只要門內的那個人不疼愛他,沒有打算為他做些什麼,門還是會紋絲不動。

不同的是,Shadow在無人應聲後,懂得離場而去。

比人還懂事。

要求不來的事,過一會就放棄了。

當再也不要求也無法要求時,也是不需要了。



也許該檢討的是我自己。

早該明白,情感上的依賴有多恐怖。

只要每次你說著要過來,我就雀躍得過份,滿心期待著我倆能相處多久,能不著邊際地聊多少天。

只是所有東西都是有一個限額的。
「開心,係要還咖。」

每當入睡前思考明天該做什麼、吃什麼時,就不禁會想起,其實明天你要離去,安排些什麼、做些什麼都不重要,也不應把你包含在內。
然後在心裡開始不斷倒數還有多久你就要離去,然後再一次無盡頭的等待。

等待,是痛苦的。
無止境的等待等同無止境的痛苦。

所有的心疼都不過是嘴上說說。


從來陪伴就是關係中的奢侈品。
追求奢侈品的慾求是無窮無盡的,愈渴求愈不滿足。
一丁點甜頭就像飲鴆止渴,無異是自殺行為。

不這麼依賴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了。

精神上也好,情感上也好,只要能獨立,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都已經不是第一次拍拖。
三番多次的遠距離讓我學懂其實我在每段關係中,什麼事都與靠自己無異。
只是偶爾,在非常偶爾的情況下,有個人能在你難受時讓你撒個嬌沒關係。
可終究你在心底處明白,他們遠在天邊,對你的事不外乎嗤之以鼻或是事不關己。

本以為,你出現在身邊,也許是另一番的相處模式。
也許,我不用再那麼強撐起自己。
也許,我也能偶爾撒個嬌、依賴一下。

但你又怎麼能為難別人,強求他們呢?

畢竟當你覺得別人理所當然時,當你有所渴求時,當你懷著滿腔的期待時,受傷的不過是你自己罷了。

恆久不變的定律。

怪不得總有人說,不愛我沒關係,能養我就好。
物質上的彌補填滿心靈的心洞。

但如果物質給不了,精神也滿足不了,麵包與愛情都沒有的一段關係,要來幹嘛?擺著好看?

明明我倆也不是有什麼了不起的工作,時間都必需拿去換取物質;也不是有什麼宏大的追求,把生命都花在追逐夢想之上;也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關係,必需扳著手指數著能見面的時間,洨盡腦汁安排會面的機會;

我們都不過是物質上安撫不了對方,百無聊賴的大學生。

為什麼,把一切弄得如此糟糕?
為什麼,要令我如此痛苦?


所以該檢討的是我自己。
即使不是遠距離了,我本來就不應把期待與依賴放在一個人身上,只不過讓自己難受而已。

我該學懂的,是如Shadow般的知難而退,是如你所言般的易於滿足。
是該學懂,放棄,不過是沒人把你放在心窩上而你必需學會的一種自保手段。
是該學懂,強求,不過讓大家都難為。

你不來,就不會道別了。
不期待,就不會失望了。
不依賴,割捨時也不會痛了。

只要不重視,只要獨自一人撐得來,那就不會痛、不會傷心了。

你不要默許同一個人對你三番四次的傷害,不要繼續毫不悔改地對那個人打開心房,那是你對自己的輕視。

淡掉,
也許你就滿意了。


然後呢?

別過來了。

別跟著過來了。









「在某處 另一個你 留下了」
「在那裡 另一個我 微笑著」






2020/12/29

雙。

 
獨身的時候偶爾會想,日後自己能否再次習慣與別人近乎不分你我地生活。

當然,
反之亦然。

與另一個個體走太近或是太過依賴,還是會不禁質疑自己,若有不慎必需回到獨自一人時,真的受得住過往一切的回憶與習慣嗎?

彷彿一件小事、一個小動作,甚至是偶然路過的一間小商鋪,都會佈滿不同的回憶,
彷如蜘蛛網般就等自己像獵物般毫不自覺地慢慢步入陷阱,待察覺之時卻只能明知道無望脫離,卻還是要苦不堪言地默默掙扎。

可是過日子的事,誰知道呢?

我現時自己肯做飯
悶極時自己可浪漫
慶幸還睡得好 還活得好過昨日

你花時間去習慣與另一人共同入睡,適應他的一切生活習慣,磨平自己的生活節奏,只為了配合他的步伐,共同一步一步地慢慢走下去。

可是後來呢?

若是分開以後,你會否覺得自己所作出的改變與讓步不值得嗎?
還是會覺得往日時光所偷來的絲絲喜悅已足已償還一切日後的苦楚?

要多久以後,才可以說出如歌詞般彷如放棄卻重拾自我的宣言?
迫於現實,無可奈何地重新習慣一人生活,多可悲。

本說人是群體動物,但人類基於物質與各種科技進步下,終於達到了既能群體進行社會活動,又能擁有個人生活空間的地步。

可是精神上卻又無法滿足,大時大節總會覺得孤寂,家人總會離去,朋友各自有另一半。
於是人類還是會本能上逼迫自己去尋找另一人一起攜手生活。

但路途上總有各種比較、各種誘惑、各種困難,隨便一方覺得氣餒放棄,二人各自的、其同的、所有的努力,都會付諸流水。
這是你無法預見,也無法阻止的可能。

今天起各有日後
如花火攜不走 無需要定擁有

當然,一切揣測都言之過早。
可是我這個人就是禁不住幻想各式各樣的可能性,儘管那是連我自己連想像也不願意的未來。


承諾是最為虛無飄渺的言語。
不過僅憑你輕輕一提兩年後的住處,單單是有想像或計劃過我們共同的未來,都足夠令人竊喜不已。

所以我才說你濫權呀。

只要我喜歡你,你的一言一語,即使是在不自覺底下,總是有辦法令我輕易妥協原諒。

願你好好珍惜這份權力,
畢竟我現在暫時也想像不到因小事而無法原諒你的一天會是怎樣。
硬要把小事吵大,或是明明小事卻總看不過眼,怕且到那一天,我倆相看倆相厭的那一刻也已經來臨了。
又也許熬過那個關口,我們就真的會在彼此的人生安定下來。

你我都是獨身子女,硬生生闖入另一人的領域,把已經習慣一人為上的所有生活習慣扯下,大概我倆都有點不習慣。
你是第一次接納別人步入你的生活,我也是久未與另一半長時間共處一地。
要記得我倆都有所讓步,也請記住彼此是對方的所有物,要好好珍惜使用才能永久保存。


若有一朝分離,也別怪責。
畢竟一起過的時光總有無數快樂。


Start form 22/12
一周快樂。

(我經常在想,我會不會是世上少有不太喜歡過情人節或周年的樣子?
我也不是不喜歡過節,只是驚喜、禮物什麼的我真的討厭死了。)



2020/12/15

晏晏。





你從來不要求什麼。

但正正因你什麼都不要求,更叫人無所適從。
要在哪去得知你的厭惡與喜好呢?

你說我變得卑微,難道這不正是矯情的愛情的樣子嗎?
有誰在愛面前不妥協、不卑微呢?

正因對方是你珍視之人,才會願意卑微下去吧?
即使三番四次不太甘願亦會如此。
到最後還是會在那個人面前卑躬屈膝,
變成自己一度不屑的樣子,
卻又暗自竊喜。


只是,
這份卑微基於尊嚴,還是應該給予一個限期。

畢竟如果愛要捨棄尊嚴,要拋棄自愛,倒不如不愛。
不是有句說話叫人愛人前先要學懂愛自己,不然誰都不會愛上你嗎?


剩下17天。


There's no secret if you truly know me,
and I wish you ask for more.



/


時間總愛捉弄人。

妳最需要他的時候他總不在,當妳最需要的人不再是他時,他卻老是常出現,老愛逗妳笑。
可是妳清楚明白,一切愛戀都已成過去。

那時候他做不到的事,日後也不見得他會改變。
妳看不過眼、忍受不了的那些小事,他還是會不以為然。

那繼續拉扯下去又有何謂?
只不過是把痛苦延長,再度經歷一次罷了。

那些細小而綿長的傷痕都終會癒合。
不論是有人呵護疼惜還是咬牙撐過,終究會成疤,甚至慢慢被時間覆蓋。


所謂快樂,
不過一時。

所謂過客,
付上感謝。



我也搞不懂我會否後悔等不下去,然後暗自遺憾當時錯過溫暖善良的你,
還是應該期待撇開枷鎖,欣然邁步向前。
畢竟如果是時間令我們錯過,就只能證明我們終歸不是對方對的人。

只望自己在起身離場後,別棧戀終有一日屬於別人的東西,
好好轉身,灑脫離場。
妳最好知道,再多的熟稔也不過是藉口。